DYNAMIC NEWS
王浩宇:从顶层设计谈康复的三个终极哲学问题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6日  阅读:1891 来源:舜道okeway

 

蓬勃发展的康复学科,有人在思考技术和服务,有人在思考管理和规划,也有人,会去思考被戏称为“三个终极哲理问题”的问题——“康复,你是什么?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作为管理者,对于宏观的偏哲理性的问题的思索,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思索的结果,将会极大程度地影响到一个行业的发展。非常有幸,我们能有一次关于“康复哲学”思考的对话,从顶层设计去谈康复的“三个终极哲学问题”。

 

采访时间:2019年09月12日

采访地点:宁波市康复医院院长办公室

采访对象:院长王浩宇

采 访 者:舜道蔡晓峰

 

▲宁波市康复医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王浩宇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有幸见到了宁波市康复医院新一代领导人,王浩宇院长。作为这家有传奇色彩的康复医院的新一代领导人,王浩宇院长上任后通过一年多的大量走访和调研,以一个奇特的角度研究了康复这个行业的各种现象,得出了一些值得深思的结论。我们的对话就从王院长的一个看似简单但发人深省的问题拉开序幕……

 

什么是“康复专科医院”?


王浩宇:既然说是专科医院,那么一定有综合性医院。这个综合还是专科的分类是在国家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就明确的,常规来说,专科医院指的是只做某一个或少数几个医学分科的医院。根据国家规定有定义的专科医院有9个类型,他们是肿瘤专科医院、眼科专科医院、皮肤病专科医院、脑科专科医院、心血管专科医院、妇幼专科医院、骨科专科医院等,可以发现,这些被定义为“专科”医院的范畴中,并没有康复专科医院。这个“专科”所属的定义不清,会带来一系列的学科发展问题。康复到底是综合性还是专科性的医疗机构,这关系到康复的主题属性,是一个牵涉到从出身的定义到今后顶层设计和发展的重要问题。

 


 

蔡晓峰:怎么从顶层设计和发展角度来理解“康复专科医院”这一定义呢?

王浩宇:从国家卫生健康布局来看,早前,国家就把健康卫生的管理体系定义到“防治康”三位一体的体系,这是一个伟大的顶层健康设计,把人民卫生事业分成了“预防医学、临床医学、康复医学”三大板块,完美地保障了人民健康生活的需求。通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的预防医学,得到了完善的发展,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疾病防控中心”,有专门的机构管理运行,也有专门的质量标准体系去规范,更有专门的政策和考核机制去保障其发展的有效性。第二板块的临床医学,那就不用说了,目前我国的临床医学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很多领域甚至都超过了世界先进水平。但是康复医学目前从实质上来说,还是归属于临床医学下的一个分支机构,并没有完全独立出来,这就成了制约康复医学发展的重要瓶颈了。所有从事康复医疗的工作人士都深刻知道,康复是一个介于急性期医疗和社区健康中间的重要环节,同时康复又要反过来介入急性期医疗和预防医疗,因此,康复的定义可以非常广,作为医学的三大分支体系——预防、临床、康复,其中预防和临床已有完善的管理机构和相应的管理规范和标准,那么康复也应该有属于这个分支的完整体系建设,有主管部门、规范的标准,以及相应符合层级架构的学术委员会设置。综合医院设有防保科和康复科,其实有着特殊的作用。防保科实则是“上接”,和预防医学分支相联;康复科则是“下承”,和康复医学分支相联,这么一来早期康复由综合医院的医生负责;中期康复由康复医院负责;后期巩固则由康复社区医院做,流程上就清晰了。只有顶层设计搞对了,康复医学成为了和预防医学、临床医学并肩存在的同一层级的医学领域,那么所谓的康复专科定义就简单了。

 

 

蔡晓峰:您这么一说,确实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您看来,康复医院的顶层设计该如何实现呢?

王浩宇:首先,康复医院应该根据服务内容,分为“综合性康复医院”和“专科性康复医院”两类。综合性康复医院是指机构可以提供诸如“儿童康复、成人脑卒中康复、成人脊髓损伤康复、成人骨科康复、疼痛康复”等一系列的专科康复服务。机构则根据自身能力选择“综合性康复医院”或某一擅长专科,如“脊髓损伤专科康复”两个方向建设和发展。而国家和行业管理部门,也可以根据机构属性,进行针对性的管理和支持,甚至有相应的医保支付标准对接,以促进学科的发展。

 

 

蔡晓峰:临床医学上讲究“路径”学说,到了康复,又该如何解读呢?

王浩宇:康复的路径,要以治疗师作为主线。各级治疗师从接收患者开始,到实施各项康复项目,再到跨学科团队之间的合作,到最后患者目标的实现,整个康复治疗过程必须始终围绕患者的目标达成去体现。这就意味着,医疗的决定比如医嘱下达和医疗过程的监控,都应该围绕着治疗师的工作展开。所以如果医生在下医嘱时,没有准确的治疗项目作为依据,而是泛泛的框架式医嘱,便无法体现真正的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康复。

蔡晓峰:如何实现康复医嘱和康复治疗完美融合?

王浩宇:首先治疗师需要有精准的治疗项目,并将其路径化。其次不能依赖项目治疗所用器械定义项目名称,比如,康复治疗项目中的“站立架训练、器械运动训练”等,只体现了训练方式,却未体现训练目的。因此,如果以这个标准去设置路径,那么这个路径只能是流水线的操作,没有意义。康复的路径,就应该围绕着康复目标的实现去设置,每一个治疗环节都应该有明确的目标指令和检测环节,这样的路径才是真正的路径。基于这样的路径设置,结合以康复目标实现为依据的医保支付体系,确定“康复专用”编码,那么很多康复管理上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蔡晓峰:如何实现康复医嘱和康复治疗完美融合?

王浩宇:首先治疗师需要有精准的治疗项目,并将其路径化。其次不能依赖项目治疗所用器械定义项目名称,比如,康复治疗项目中的“站立架训练、器械运动训练”等,只体现了训练方式,却未体现训练目的。因此,如果以这个标准去设置路径,那么这个路径只能是流水线的操作,没有意义。康复的路径,就应该围绕着康复目标的实现去设置,每一个治疗环节都应该有明确的目标指令和检测环节,这样的路径才是真正的路径。基于这样的路径设置,结合以康复目标实现为依据的医保支付体系,确定“康复专用”编码,那么很多康复管理上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结语

=========

短短两小时的访谈,王院长的思路和舜道多年在中国践行国际标准的思路不谋而合。我们始终坚持质量是第一生产力,但是质量需要有一个管理的机制和决策导向去体现,如果导向上能基于疗效,从患者的预期目标出发,不断优化管理机构和规范化标准建设,围绕这一目标实现的所有过程,都会处处体现“质量”的重要性。

 =============================================================================================================

 

宁波市康复医院

宁波市康复医院是宁波市残疾人联合会直属的大型公立康复医院。2016年09月,医院获得CARF国际康复质量管理体系三年期认证,是浙江省首家、全国第四家通过CARF认证的康复机构。医院于2015年启动扩建工程,预计今年新大楼正式投入使用后,康复床位数将从250扩大到500张,为更多康复患者提供专业的康复治疗。

 

▲宁波市康复医院扩建后的外景效果图





相关阅读
Related reading
  • CARF中国认证进展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康复中心接受CARF总部MacDonell女士认证前考察
    3月26日,CARF总部MacDonell来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康复中心/上海市松江区康复中心所在的上海市松江区乐都医院进行考察访问。
    产业链分析
    “准入”是医疗资源下沉的第一道坎
    医改这么多年,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绩,但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基层医疗改革、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和医生多点执业等还不是很成功。比如,现如今涌现出形形色色的医联体,以期让大专家下沉到基层提供医疗服务,但现行的技术准入标准把重点放在“机构”而不是“人和机构”相结合,导致腔镜技术、导管技术等很多成熟技术不能随人而跑,不能在基层医疗机构开展,从而无法惠及普罗大众,也导致医生多点执业举步维艰。
  • 舜道动态新闻
    舜道积极拓展新的国际资源合作关系——与国际公司DeltaMed Partners合作项目洽谈
    舜道咨询迎来了来自美国康复界的领军人物Dr. Gerben DeJong和其带领的DeltaMed Partners(以下简称DMP)团队的到访,双方就在未来中国康复建设的战略目标上,达成了高度的意见统一,并共同为2019年的策略规划制定了行动大纲,让双方的合作,逐一落到实处。
    康复研究国际视野
    美国Carolinas康复中心:获得首个CARF认证肿瘤康复专科项目
    众里寻她,她在北卡。作为全球首个通过CARF认证的肿瘤康复项目,Carolinas 康复率先尝试建立肿瘤管理的全新服务模式,现已逐渐得到认可,也吸引了来自中国的关注。然而,肿瘤康复作为新出现的服务项目,需要我们全面分析,认真对待。其路漫漫,尚待求索。
  • CARF中国认证进展
    山城重庆初探CARF建设
    2015年年初,重庆市渝西职工医院,开始正式引入CARF标准,着手用国际最先进的标准体系,来帮助医院进行规范化现代化的康复机构建设。在中国西南地区,首次叩响了CARF的大门。
    康复研究国际视野
    舜道研究所 | 你以为的,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你以为的ICU早期康复介入,也许并非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