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NEWS
医院认证组织和认证项目兴衰的决定因素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4日  阅读:199 来源:OKEWAY舜道



作为提高医疗服务质量的一种策略,医院认证组织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发展加速。最初,各种项目主要借鉴模仿北美的两种模型,即美国医院认证联合委员会(JCAH)和加拿大医院认证委员会。它们大多是独立于政府、自负盈亏的志愿型组织,由专业医学人员推动,并专注于医院的认证。而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由于各级政府以及国际捐赠组织的驱动,认证组织和项目对基层医疗、医疗体系和卫生监管的关注逐渐增多。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发起对欧洲医院认证项目的一系列调研活动。随后,又分别在2002年,2004年,2007年和2009年开展欧洲医院认证项目调研活动,了解各个医院认证组织和项目的发展状况。数年间,有些认证组织和项目逐渐消失,又有些冉冉升起。你方唱罢我登场,背后兴盛衰败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邀请目前活跃在欧洲的18个医院认证组织(见表1)参与问卷调查,以期分析并了解医院认证组织可持续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问卷包含183个问题,问题内容涉及国家政策和法律环境,认证组织的内部环境(管理,发展,融资,认证员管理,信息公开等)。


调研结果

认证组织性质方面1989年至2009年间,除了独立性医院认证组织,欧洲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政府性和混合性医院认证组织。十年间新成立的医院认证组织中,只有三个是独立性组织,而其余六个都是混合性或政府性组织(见图1)。


11989-2009年间欧洲认证组织的发展


政府政策支持方面,除了在西班牙和捷克,九个独立认证组织基本没有得到政府或立法的支持。而所有的混合型或政府项目(波兰除外)都得到政府综合医疗或质量安全战略的支持。


医疗机构参与认证的动机方面,医疗机构参加认证的主要原因是法律要求(9个认证组织选择了这一原因),为了营销和推广(8个认证组织选择了这一原因),为了符合政府政策(7个认证组织选择了这一原因)或为了机构发展而自愿寻求认证(7个认证组织选择了这一原因)。


医院认证组织管理层成员分布方面,主要成员为专业临床人员。一半的组织包含医疗保险公司,医院所有者以及监管者。不到三分之一的包括学术人员,或患者代表。政府性认证组织和非政府性认证组织中管理层成员分布类似。


组织和项目资金来源方面,项目发展的主要资金来源是中央或地方政府,以及国际援助(比如世界银行或欧洲委员会);三分之一的组织完全由非政府组织出资。


认证标准制定方面,大多数会结合国家监管、法规或顾问要求,有些会采用WHO的指南(比如针对患者安全)。而绝大多数认证组织基于ISQua(国际医疗质量协会)对医疗组织外部认证的原则来制定或评估各自的认证标准。


信息公开方面16个组织称它们会在网站免费公布信息,包括组织的认证状况和认证标准;法国、丹麦和荷兰公布匿名组织认证报告的摘要或全部内容。1999年至2009年,受访组织免费公布标准的比例从17上升到63%,但是认证过程和结果信息公开有限且程度不一。


认证考察业务量和趋势方面1999年活跃的认证组织中,有些组织的认证业务量有快速或稳定的增长,但是更多的是静止或者衰退的状况。



市场饱和度方面,下图展示了实际参与认证项目的医院的比例。存续时间最长的认证组织(西班牙,波兰,英国和瑞士)中参与认证的医院比例依然小于15%。而法国和保加利亚因为强制要求医院参与认证,因此比例最高。

22008年参与认证的医院比列


兴衰分析

认证组织的失败与其技术能力关系不大,相反,与它们在医疗体系中的定位有关,以及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有关。主要包括四个因素:政策环境,资金获得,利益相关者参与以及信息公开


政策环境

支持性的医疗政策和法律环境可以为认证组织提供保障,但是独立性认证组织更不易受短期的政府、政策和卫生部长规划和变更影响。此外,法律支持也无法确保认证组织的可持续发展。1999年意大利政府法令要求,21个地区性政府需要建立认证项目;一半以上的地区政府完成了认证项目的建设,但项目之间的协调却比较缺乏。爱尔兰、葡萄牙、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政府赞助的项目也存在被中断或停止的情况。


资金获得

医疗组织自愿参与认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可见的商业利益,比如扩大市场份额,或获得资金支持。这也是之前的独立性组织与最近成立的政府监管性认证组织在医院认证参与量和覆盖范围上形成差距的主要原因,后者可以为通过认证的医疗组织提供政府或商业利益。1997ANAES在法国作为一家认证组织成立之前,认证组织的资金来源几乎全部来源于被认证的组织。而最近成立的组织中大部分由政府或保险公司出资。十年前,政府并未参与认证;而今它们已然成为主要的出资人,尤其是在中欧和东欧。


利益相关者的参与

认证最初聚焦于医疗组织和临床医护人员,如今为了满足各种利益相关者的需求,认证组织的管理层构成逐渐丰富。尽管临床人员(主要是医生)仍然是认证组织管理层的主要代表;在新出现的认证组织中,它们的管理层已经出现更多的公众代表。


信息公开

很多卫生管理部门希望通过公开医疗组织的绩效,促进市场竞争或者告知患者就医选择。但认证信息公开的程度存在较大差异。


有些认证组织会在网上免费公开它们的标准,评估流程和认证结果。但这对于先前的一些认证组织和项目来说是不大可能实现的,因为它们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以及客户的隐私(客户是它们的主要资金来源)。而公共出资的组织会更愿意公开信息;如果认证是为了支持患者就医选择以及在各级医疗组织中转诊,那么这一信息在欧洲必须完整、公开并保持一致。




总结

此次调研让我们得以了解2009年欧洲各医院认证组织的相关信息。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市场规模、组织结构以及资金提供都是支持一个认证项目所必须的。我们无法确定如何实现医院认证组织的可持续发展,但是充分的客户数量、卫生系统资源支持和组织架构似乎是项目获得成功的先决条件。


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没有形成公共责任、自我监管、管理自治和持续改进的文化,仅仅靠认证的技术是否足够支持发展?认证这一动作本身并不能成为医疗系统改进的灵丹妙药。认证是制定标准,并评估组织是否达到这些标准;而医疗组织和卫生系统需要根据认证的结果制定并实施改进方案,方能实现持续改进


基于循证医学,科学地制定并应用认证标准,可以帮助实现临床、管理以及卫生政策的进一步发展。认证的影响不仅仅限于技术、方法、证据或科学,而更多的是关于卫生系统环境。土壤比种子更重要,但两者都是必须的。

相关阅读
Related reading